鸢 璎-

不是洪水猛兽,我是溪流和小鹿。

隐 物:

Objectextile

同为极简风格的Nendo工作室和时装品牌Jil Sander进行了一次别出心裁的合作。这是一个名为Objectextile的胶囊系列,运用了3D元素、2D设计和形态结合图案的表现形式,由Nendo先制作3D物品,然后Jil Sander和Nendo的设计师再一起进行图案创作。

跨越过一米的安全距离,有时候比吃了苍蝇还恶心。

恶心么
又怎样

zjczr:

kuòyú蛞蝓

恶。。。

拼尽全力
绝望到想死
还是苟活
如不苟活
继续拼命

李桑菊:

自制蓝莓慕斯~

150g蓝莓加40白砂糖煮成蓝莓酱是秘诀!
奶油奶酪130g加20g糖打至顺滑
放入蓝莓酱以及牛奶和5g融化吉利丁片
再制作酸奶慕斯~
150g酸奶加5g吉利丁片和20g7分发奶油
冷藏4小时以上
当当~完成~

错别字尴尬

为你千千万万遍

饭太稀:

一个人的地铁站(Mind the gap)

"Mind the gap"
意思为“注意月台间隙”,是伦敦地铁标志之一,地铁停靠或者从月台出发时,会由一个男声在广播里提醒大家注意地铁间隙。
每天有许多行人来来往往,但很少人发现经常会有一位白发老人常年坐在地铁站里,却从不上车。这位老人是玛格丽特,而在广播上里循环播放的这句“Mind the gap”是她的丈夫——英国演员奥斯瓦德在20世纪50年代为伦敦地铁录制的。
自2007年丈夫去世后,伦敦只有堤坝站还播放着他的录音,于是玛格丽特便经常坐在这个地铁站,一遍一遍地听着她丈夫的声音。
2012年11月,玛格丽特发现,丈夫的声音被电子提示音替换了,伤心的她写了封信,请求伦敦地铁可以换回丈夫的声音。
伦敦地铁被这份真挚的爱情感动,也为了纪念奥斯瓦德,在2013年恢复使用了来自她丈夫那句经典的"Mind the gap"。

有时候我也会想,哪天如果我们与挚爱的人分开,也是否无论过多久都依然会因为一个声音,一张旧照,就将我们的记忆重新燃起。

哪怕再久,再远。

爱意都能轻易地被 唤起。


扎心了,编剧!你把《我的前半生》改成这样,亦舒知道吗?

这部剧完全不想看。原著可以试试

ausinvisa:

  最近,小编的朋友圈几乎被热播的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刷到爆屏,俊生的无情和背叛,子君的付出与无奈,贺涵的左右为难,凌玲的阴谋诡计,唐晶被闺蜜横刀夺爱的痛苦,随着剧情的发展,每天都在折磨着小编周围的师奶和职场女性们。


  


  自剧集开播以来,小编所在的办公室里,每天的日常话题已经自动切换到贺涵、子君和唐晶的三角恋情,职场的奋斗、陷害与报复等等狗血剧情内容,说到激动处,有人大呼过瘾;谈及伤心事,有人潸然泪下。


  


  说实话,继琅琊榜之后,很久没有这么一部剧,让大家追的如此热火朝天了。


  


  但是,作为一名亦舒作品的忠实读者,我不禁要大声问一句这部戏的编剧:


  


  贺涵是什么鬼?


  


  凌玲是什么鬼?


  


  薛母是什么鬼?


  


  还有,贺涵、子君和唐晶的三角恋,又是什么鬼?


  


  亦舒的原著,明明讲述的是一段温馨甜蜜,拥有Happy Ending的爱情故事,你硬把它改成了职场《甄嬛传》,加女版《奋斗》,有考虑过亦舒和读者的感受吗?


  


  如此毁容式的改编,彻底颠覆了子君在读者心目中的形象!!


  


  小说《我的前半生》的原版剧情里,子君真的是一个抢自己闺蜜男朋友的人吗?前夫史涓生真的有那么渣吗?接下来,小编给大家科普一下。


  


  故事发生的地点在香港,而不是上海


  


  众所周知,原著的作者亦舒从5岁开始就随父母移居到了香港,她的小说和散文多数都是以香港的城市生活作为背景展开,她的作品中塑造的人物,涵盖了香港社会的各个阶层,从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,到市井生活中的街市大妈,应有尽有。


  


  她的小说,擅长通过对白来塑造人物形象和性格,这部作品也不例外。


  


  原著以自述的方式,讲述一个香港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过程。丈夫史涓生(在电视剧里,被改成了陈俊生)是一名技术精湛的医生;老婆子君,是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,两人共同经营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8岁的儿子安儿乖巧懂事,12岁的女儿平儿成熟礼貌,2名佣人负责照顾所有人的起居生活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
  


  剧情从甜蜜的家庭生活开始,闹钟响、子君晨起,叫醒熟睡的儿子,喝口红茶,安排家佣的工作,为女儿准备早餐,在电话中与闺蜜谈笑风生,预约下午的活动,同时调解家佣之间的纠纷,家里的一切都安排的井然有序。


  


  然而,一片祥和之下,丈夫出门前的欲言又止,为后面的婚姻危机埋下了伏笔。


  


  涓生有点急躁:“子君,我有话同你说。”(港式中文)


  


  子君:“说什么?”


  


  他叹口气:“我中午回来再说吧。”


  


  子君笑了笑,拉开门走到平儿那里去。


  


  开篇数语,主人公子君性格开朗、家境优越、优雅娴淑的家庭主妇形象便跃然纸上,也勾勒出子君粗线条的神经和迟钝的反应能力。


  


  读者眼中的子君


  


  这与电视剧里那个戴着墨镜,昂着头,扭腰甩臀,在上海街头漫步的时尚女郎,简直判若两人。


  


  编剧眼中的子君


  


  上海上流社会的太太小姐们,那种端庄、优雅、精致的特质,完全看不到。


  


  离婚的原因


  


  电视剧版的《我的前半生》里,导演和编剧用了四集时间,历经曲折,几经辗转,才进入到离婚情节。


  


  离婚的过程也是相当的冗长,为了营造一种离婚的艰难,导演特意安排了子君撞破老公和小三逛街,凌琳逼宫陈俊生,唐晶明知三角关系,又故意隐瞒,甚至不惜威胁陈俊生等桥段,陈俊生腹背受敌,最终承受不住压力,表示无法继续,所以要离婚,可谓用心良苦,煞费苦心。


  


  


  罗子君的委曲求全、讨好、祈求、哭闹,到最后无法面对丈夫的离婚诉求,几近崩溃的状态,将妻子的凄惨隐忍,丈夫的无情无义,呈现在观众面前,博得无数师奶的同情和泪水。


  


  原著是这样写的吗?原著里的罗子君是这种为了保全婚姻,可以如此没有尊严的女性吗?


  


  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,作者在离婚情节的处理上,相当的干脆利索,开篇即揭出夫妻双方的矛盾,并无半点拖拉。


  


  丈夫涓生早晨出门前的欲言又止,埋下伏笔;晚上妻子回来之后,丈夫便直接提出离婚,并收拾行李,开始了分居生活。


  


  离婚的原因非常简单,表面上看是因为第三者介入,实际上,另有隐情。这个深层次的原因,作者用高超的写作技法,隐藏在下面的这段对话中。


  


  子君:“咦,你怎么在家?”


  


  涓生:“我等你,中饭时分等到现在。”


  


  子君:“干什么?”


  


  涓生:“我有话跟你说,我记得我叫你中午不要出去。”


  


  子君:“可是唐晶约了我......对了,我也有话要说,安儿这孩子疯了......”


  


  涓生:“不,你坐来下,听我说。”


  


  子君:“什么事?你父亲又要借钱了是不是”


  


  涓生暴喝一声:“你听我说好不好?”“我只有一句话说,你听清楚了,子君,我要离婚。”


  


  子君:“你说什么?史涓生,你说什么?”


  


  涓生:“离婚,子君,我决定同你离婚。”


  


  原著对于离婚双方的心理活动,描写的非常细腻。在双方的对话之中,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丈夫史涓生对子君粗线条的神经和迟钝的反应,是无比愤怒的,这似乎也是他对妻子长期不关注自己的一次总爆发。


  


  简短的对话中,子君关心的只有“唐晶、安儿、你父亲、钱”,唯独没有关注到丈夫涓生的变化。丈夫在家,她反问“你怎么在家?”对于涓生要求她中午在家等待,有话要谈的要求,她显然也是忽视的,因为“唐晶约了我”,在子君的眼里,显然唐晶更加重要,这才是彼此婚姻矛盾的根源——“你不关心我”,也是涓生最后暴怒、崩溃的原因所在。


  


  了解到这个原因,在丈夫宣布离婚之时,子君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连女儿安儿都知道涓生已经在外面与人同居了三个月,自己却浑然不觉,就很容易理解了。


  


  涓生:“子君,我已找好了律师,从今天起,我们正式分居,我已经收拾好,我要搬出去住了。”


  


  子君:“你搬出去?你要搬到哪里去?”


  


  涓生:“我搬到‘她’家里去。”


  


  子君:“‘她’是谁?”


  


  涓生:“你不知道?你觉不知道我外头有人?”


  


  子君:“你——外头有人?”


  


  涓生:“天呀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连安儿都知道,这孩子没跟我说话有两三个月了,你竟然不晓得?我一直以为你是装的。”


  


  原著的开篇,只用了这一个场景,两段对话,彼此之间在婚姻生活中的隐忍、怨恨和无知,便完整的呈现在读者面前,无需铺垫,也没有曲折,也没有哀求和怜悯,纯粹依靠作者的写作功力,一个愤怒的丈夫和一个无知的妻子形象,就展现在读者面前,让人身临其境。


  


  离婚后的子君  混的很惨吗?


  


  在电视剧中,子君离开事业有成的老公之后,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朝不保夕,最终不得不去百货公司做售货员,从底层开始奋斗,艰苦求生。


  


  事实真的如此吗?然而并不是。


  


  原著中,子君离婚后,在唐晶的帮助下,粉饰了一下履历,在一家英国人开的公司里谋得一份闲差,重新开始了职业生涯。


  


  虽然是月薪四五千港币的翻译工作,但是,同事们都比较斯文,前辈陈总达看他是新人,还处处给予帮助;老板布朗,虽然小气,脾气有点大,倒也是很好相处。


  


  加上离婚时,前夫涓生给的几十万赡养费,其实离婚后的生活,过得非常好。后来,在涓生的暗中帮助下,还买了房子。


  


  工作之外的生活也可谓多姿多彩,下班之后,不仅看《红楼梦》,还喜欢上了陶艺,每天在陶瓷名家张允信的陶瓷工作室里玩的乐不思蜀。


  


  平时往来的人士,也多是香港的精英阶层,比如名人老徐夫妇,唐晶的偶像张敏仪,陶瓷名家张允信,明星黄霑与林燕妮等人。


  


  可见,虽然离了婚,但是子君并没有沉沦到市井阶层,依然保持着上流社会的生活品质。


  


  而且,在离婚后的一年时间里,整个人的气质和精神状态,不仅没有颓废,反而得到了升华。


  


  这种变化,我们可以从周围人对她的评价中看得出来。


  


  "你看起来年轻得多,子君。” 离婚后的一次见面时,涓生忽然说。“整个人外型的改变,你仿佛年轻活跃了。”


  


  安儿从加拿大回国,看到子君:“果然是妈妈。妈妈,你变得太年轻,太漂亮了。”


  


  "妈妈,现在你又开朗又活泼。”


  


  "妈妈,你现在的生活多姿多采。”


  


  张允信:“子君,男人很容易就会爱上你。”


  


  唐晶:“失去丈夫,得回美丽。”


  


  这种改变,导致子君在离婚后的一年时间里,追求者甚众。


  


  在公司,被前辈陈总达猛烈追求;和唐晶在法国餐厅吃饭,被洋人搭讪;向公司提出离职,鬼佬上司因为喜欢她,而极力挽留。


  
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这段婚姻的结束,对子君来说,更像是一种解放或者解脱。


  


  工作,主要是为了排解婚后的闲暇时间,而不是为了谋生,她和唐晶不同,对于成为职场上的“武林至尊,号令天下莫敢不从”的快感,并没有什么兴趣,也没有什么奋斗的动力。


  


  前夫是一个渣男吗?


  


  电视剧版的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陈俊生的渣男形象,深入人心,出轨、背叛、抛妻弃子,简直坏事做尽,回头落难之时,又想跟妻子复合,最终成为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
  


  亦舒笔下的子君老公,也是如此的渣吗?


  


  我们可以从以下两个角度来看这个人。


  


  首先就出轨这件事来说,虽然是事实,但是却并不能完全怪责涓生。


  


  至少从大女儿安儿的视角来看,这一点是成立的,因为是同学冷家清的妈妈辜玲玲(粤语发音与孤零零同音,电视剧中被改成了小三凌玲),主动勾搭她父亲,后来才发生那么多事情。


  


  "辜玲玲,不要脸,见了爸爸就缠住他乱说话。”


  


  从好友唐晶的描述来看,自带明星光环的辜玲玲勾搭男性的手段,也是非常了得。


  


  "有没有听过关于涓生与她的……事?”子君问。


  


  唐晶:“听过一些。”


  


  子君:“譬如——?”


  


  "譬如她双手忙着搓麻将,就把坐在身边的史医生的手拉过来,夹在她大腿当中。”唐晶皱皱眉头,下评语,“真低级趣味,像街上卖笑女与水兵调情的手腕。”


  


  如此猛烈的诱惑,对于一个整天在医院上班,害羞、腼腆的医生来说,无异于用重炮攻城,瞬间丧失抵抗的意志,举手投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天底下的男人都会犯这样的错误。


  


  此外,在唐晶的眼里,涓生的出轨、离家,子君也是有一定责任的。


  


  "错是一定有的,世上有几个人愿意认错呢?自然都是挑别人不对。”


  


  "子君,你明明是一个识大体有智慧的女人,为什么在涓生面前,尤其是最近这几年,处处表现得像一个无知的小女人?”


  


  所以,从子君周围的人,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这段婚姻的结束,不能完全怪涓生一个人。


  


  其次,从涓生离婚前后的行为来看,这个人到底渣不渣呢?答案也是否定的。


  


  先看他提出离婚的理由:


  


  "我爱上了别人”


  


  单就这一点来说,他的人品是值得肯定的,最起码没有像很多渣男一样,将婚姻破裂的理由归结到对方身上。


  


  涓生认为自己辜负了子君,因为我爱上了别人,所以要离婚,而不是你做的不好,尽管在心中认为对方不好。


  


  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理由,直到离婚很长一段时间以后,子君问起原因,他才说出答案。


  


  子君:“为什么?”


  


  涓生:“你不关心我”


  


  离婚之后,他对子君母女三人也是照顾有加,不仅将自己所有的现金都给了对方,每月的赡养费也是一分不少,子君为房贷纠结时,他还伸出援手,帮她将房子的所有尾款全部付清,让她在离婚后也能有安居之处。


  


  大女儿安儿因为恨辜玲玲,在学校殴打同学冷家清,被学校勒令退学,子君一筹莫展,手足无措之时,也是他及时出手相助,帮助女儿安排出国留学的事情,鞍前马后,呵护备至,尽到做父亲的责任。


  


  小三辜玲玲对子君恶语相向,意图欺负之时,他也是百般维护子君,及时喝止了小三的言行。


  


  "她依然是我两个孩子的母亲”


  


  这系列的行为,让此前死不认错的子君在离婚一年以后,也不得不承认:


  


  “我也有错”。


  


  子君抢了唐晶男朋友?


  


  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,电视里正在上演子君、贺涵和唐晶的三角大战,听到师奶们说到口沫飞溅之时,小编差一点没将眼镜碎裂在地上,然后跪拜东西二圣,并竖起拇指、脚趾等一切能竖起来的物件,以示佩服。


  


  意识清醒之后,赶紧询问:“贺涵是哪国人?何方神圣?”


  


  答曰:“唐晶的男朋友!”


  


  我说:“唐晶男朋友不是莫家谦吗?”


  


  师奶:“莫家谦是谁?”


  


  我:“……”


  


  无语凝噎,没文化,真可怕!


  


  万万没想到,原著中武功盖世、阅人无数的职场高手,控制力极强的女中豪杰,居然被一个傻大姐给撬了墙角。


  


  当时的内心,真的是有一种扶着墙,也忍不住要呕的欲望。


  


  这样的人物设定,在原著的剧情中和现实的生活里,真的成立吗?


  


  咱们先从唐晶是一个怎样的人开始说起。


  


  唐晶和子君之间的友谊,是原著剧情发展的主要线索,电视剧里保留了这条主线,这也是导演和编剧唯一一处没有大幅改动过的地方,保留了原著故事的主体结构,让电视剧看起来像原著。


  


  在原著里,子君起床后的第一通电话,就是打给唐晶,可见两人的闺蜜情深。


  


  对待子君,唐晶的关爱和照顾也是不遗余力。陪她消磨时间,帮她找工作,离婚的时候,一直陪在子君左右,安慰她,开导她,帮她处理妹妹子群的事情,为她击退陈总达老婆的攻击。


  


  这些类似江湖义气的行为,连子君的女儿安儿都很羡慕。


  


  唐晶笑着跟安儿说:“令堂与我如此直吵了三十年。”


  


  ”不要脸。”子君骂道。


  


  安儿向往地说:“我也希望有这么一个女朋友。”


  


  我又骂安儿:“你为什么不希望生大麻疯。”


  


  三个女人搂作一团大笑。


  


  义气的背后,其实,唐晶是有点羡慕和欣赏子君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的。


  


  "真佩服你,与前夫有说有笑的,居然不打不相识,成为老友了。我就做不到这一点,我这种人一辈子记仇,谁让我失望,我恨他一生。”


  


  在现实生活中,按照一般的逻辑,这种亲密无间的闺蜜关系背后,唐晶和子君之间,确实存在互相抢夺男朋友的条件。


  


  但是,作为一个职场白骨精,可以控制各种场面的唐晶,会愚蠢到让这种事情发生吗?


  


  当然不会


  


  在原著中,唐晶一直称呼子君的老公“史医生”,可见,她的心中是有分寸的,对待闺蜜的老公,刻意在保持一种安全距离,跟对方的老公并没有走的太近。


  


  同样的道理,她会让子君接近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吗?当然也不会。


  


  在原著中,一直到唐晶准备离开香港的那一刻,子君才从妹妹子群的口中得知唐晶早已经有男朋友,并且计划结婚的事情。在此之前,唐晶有效的隔离了友情和恋情,只与子君分享友情,并未分享爱情。


  


  很显然,对应唐晶而言,友情属于彼此,爱情只属于自己。


  


  为此,两人的闺蜜关系差点破裂,后来,在子君的理解和坚持下,才安排了简单的会面,并且得到了祝福。


  


  唐晶是个聪明人,连张允信都知道“子君,男人很容易就会爱上你!”她当然也是知道的。在她控制的局面下,她不会给子君创造抢男朋友的客观条件,甚至连彼此接触的机会也没有。


  


  防火,防盗,防闺蜜!这个道理,无论是在香港,还是在上海,都需要被女性谨记在心。


  


  最后的结局


  


  原著中的故事结局,并没有令人唏嘘的地方,相反,每个人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。


  


  好友唐晶,在安排了男朋友莫家谦和子君见面之后不久,就结了婚,然后跟着老公一起移民去了澳大利亚,和对方的父母住在一起,彻底告别了职场,在澳大利亚过起了相夫教子的隐居生活。


  


  闲暇时间,依然和子君保持着书信往来,闺蜜之间依然情深。


  


  子君前夫史涓生,最后娶了电影明星辜玲玲,也跟着成了大明星,经常跟随辜玲玲到处参加活动,拍照,可以在报摊的杂志上看到他的彩照。


  


  只是胖得太多,腰上多圈肉,何止十磅八磅,一副蠢相,眼睛有点睁不开来的样子,辜玲玲照例咧着嘴,像猎头族族长与他的战利品合照。


  


  不过,有一次见面时,涓生在子君面前数度流泪,子君认为,他也许是在同情自己的遭遇,也许是他再婚后的生活有点不愉快。


  


  大体上,离过婚的男人皆是如此,表面风光,背后其实都过的不是很如意。


  


  主人公子君,去加拿大温哥华探望安儿的时候,在一场聚会上邂逅了后来的老公翟有道,一位长相英俊,有极佳气质的旧金山建筑师,最后远嫁美国。


  


  用子君的师傅,陶瓷名家张允信的话说:


  


  "你们这些女人,自一座华厦出来,略吃点苦,又被另一个白色骑士接去享福。”


  


  从子君自己的角度来看,再婚之后的自己,感受到的也是温暖和幸福。


  


  这种感觉,读者可以从小说里的这段结尾感受一二:


  


  "我俩刚上飞机,一找到座位,就埋头苦睡。迷糊中我觉得翟君轻轻拉拉毛毡,盖在我身上。


  


  我心一阵温暖,一般丈夫都会如此为妻子服务,我心安理得地睡着,一个梦都没有。


  


  醒来时空中小姐在派桔子水,我摆摆手势示意她别吵醒翟君,她会心地离开。


  


  我朝自己微笑,伸一伸酸软的腰,欣赏一下左右无名指上的白金结婚环,简直不能相信的好运气,如此理想地便结束了我的前半生生涯。至于我的后半生……谁会有兴趣呢,每个老太太的生涯都几乎一模一样。”


  


  作者亦舒


  


  亦舒,原名倪亦舒,1946年9月25日出生于上海,已移民加拿大 ,职业作家、小说家,其哥哥倪匡亦是作家。


  


  亦舒祖籍浙江镇海,五岁时到香港定居,她中学时开始写作生涯,1963年出版个人首部小说集,毕业后曾任职《明报》记者、电影杂志编辑、酒店主管、公关主任、政府新闻官、电视台编剧。除小说外,她还撰写散文和人物访问稿等,也以笔名“衣莎贝”在《明报周刊》撰写专栏。亦舒创作的《玫瑰的故事》 等多部作品曾改编为电影。


  


  亦舒小说与其它流行小说最不同的地方,大概是她强烈的女性意识。


  


  亦舒的女主角,大半是早早放弃了古典浪漫主义深情的女人,只以自爱自立为本。


  


  亦舒笔下的男人大多令人失望,友谊——女性间的友谊——却被亦舒推到了至重的位置。她的女主角大都有至少一个女性挚友,或是姐妹,或是母亲,或是女儿,或是同学、同事,甚至陌生人、情敌,和她站在同一战线,欣赏她、鼓励她、帮助她。


  


  在她的小说里,女性友谊是女性对自身性别的认同、尊重与热爱,是感情的需要,甚至是对另一性别的不公正对待的联合反抗。


  


  小说《我的前半生》是歌颂此类女性意识和女性间友谊的代表作品之一,这部小说里的女性多数都是独立、自强的当代女性,懂得什么是自己想要争取的幸福生活。


  


  值得一提的是,鲁迅的小说对亦舒的影响非常深远,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男女主角的名字,史涓生和子君,就来自于鲁迅的小说《伤逝——涓生日记》,只不过,亦舒出于对女性独立的重要性,改写了《伤逝》中子君的悲剧道路,转而以温暖的友情和幸福的爱情作为独立女性的归宿。


  


  这也算是她对大师的致敬之作吧!


  


  在这里,小编也谨以此文献给为当代女性代言的小说大家亦舒女士。


  


  同时,也呼吁当下的影视创作人员,在文学作品的改编过程中,应心存敬畏之心,收视率固然重要,原著作品的精神内涵同样重要。


  


  本文是澳信移民公司独家稿件,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请勿转载!